第一章

“鹏,我爱你……”

昏暗的房间内,飘荡着旖旎的味道。

石鹏动作一停,脸庞上的汗水滴落而下。

女人神情有些恍惚,白皙如玉的胳膊暴露在空气中,紧紧搂着石鹏。

“不要了……”

羞涩又带着几分悸动的声音在屋内回荡。

“舒服吗?”

石鹏望着俞凤琴风情万种的模样,感受着她丰腴的身姿,嘴角露出一丝坏笑。

“嗯。”

俞凤琴露出满足笑容,舌头舔了舔干涩的嘴唇,温柔道:“你真厉害,不像他……”

“我们不说他。”石鹏摇了摇头,堵住她的话,问道:“上次给你说工作的事,办的怎么样了?”

“放心,我已经让他办妥了,明天你就能去上任。”

俞凤琴吐气如兰,眼神妩媚极了。

“那就好。”石鹏笑了一声,看了看时间:“不早了,我先回家收拾东西,万一他回来,要是撞到……”

俞凤琴嗯了一声,乖巧道:“好,我等你下次过来。”

穿好衣服,石鹏出了小区,赶往家中。

他原本是一家报社的编辑,过着两点一线的生活,每天疲惫又烦闷,但在一次活动中,他认识了有妇之夫俞凤琴。

凭借着她老公的关系,石鹏终于能换个工作了。

此时,他的心情五味杂陈,既想着日后自己在官场上的威风八面,又不得不想上任后,该如何去面对俞凤琴的丈夫,也同样是自己上级的卞世龙。

这一夜,石鹏辗转难眠。

第二天一大早,石鹏就到了伏虎县委县政府。

等处理好所需要的流程后,他准备去拜访卞世龙。

因为刚刚来的时候,石鹏打听到卞世龙没回春阳市,现在应该在三楼领导宿舍中休息。

可上到三楼,他却犯傻了,眼前一共七八个房间,哪个是卞世龙的呢?

正当石鹏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,一个房间的门却开了,从里面出来一个女人。

他目光瞥过,下意识深吸了口气。

女人约莫三十出头的年纪,个头很高,看着比石鹏似乎还要高一点。

一头遮耳的短发看上去不仅清爽,还显得非常有气质,身材姣好,柳腰纤细,双腿修长而笔直,玉足白里透红,宛如一堆美玉镶嵌在水晶凉拖里,格外的诱人。

石鹏暗自吞咽了一下口水,微低着头道:“领导你好。”

女人见石鹏很眼生,问道:“你是?”

“我刚刚来,叫石鹏,被分到了县委综合二科工作。”

“哦,你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我想问一下卞……”

石鹏话还未说完,就见女人忽然蹲下身,一只手直接捂上了腹部,脸色倏忽变得苍白。

“您……您怎么了?”

石鹏压下心里的旖旎,冲过去一把扶住。

“我,我肚子疼。”女人表情变得痛苦,身子颤个不停。

“赶紧去医院吧。”

“我现在……根本走不了。”

“我送你。”

石鹏这会将找卞世龙的事抛到脑后,将女人轻轻从地上拉起来,然后横抱起女人就走。

他只觉得鼻尖萦绕上了一缕幽香,让人精神一振。

不敢多想,石鹏朝着楼下冲去。

两人到医院时,他已经跑的一身是汗,等送进急诊,才松了口气。

女人是急性阑尾炎,被安排进行手术,石鹏又去帮忙弄住院手续,这才知道她的身份,县委办公室副主任张悦,他的直属领导。

等到黄昏,一切才处理好。

到了病房,石鹏看到张悦在病床上躺着,表情恢复了平静,但脸色还是不大好看。

张悦看到他来了,挣扎着想要起身。

石鹏赶忙上前阻拦道:“您躺着吧,不用起来。”

张悦用感激的眼神看着石鹏道:“谢谢你。”

“举手之劳罢了,您没事就好。”

石鹏笑了笑,忙道。

人家可是自己领导,他自然得表现的谦恭一点。

心里想着,石鹏就要开口再加深一下关系,门口却推门走进来一个男人。

“小悦,身体怎么样了?”

他年龄三十上下,长相很普通。

“你来了。”张悦笑着回应。

“没有再疼吧?”

“没有,挺好的。”张悦看了一眼坐在床边的石鹏说道:“介绍一下,这位是县委的同事,就是他把我送到医院的。这位是我的爱人贾政经,在县卫生局工作。”

贾政经是得到医院的消息才赶来的,他朝石鹏点了点头,目光看向张悦。

石鹏不知为何,心里却有些失落。

他有些想不通,这么漂亮的女人,怎么会找个如此普通的男人做丈夫?

贾政经来了,他自然不会傻乎乎的留下惹人讨厌,说道:“天色也不早了,你们聊,我先走了。”

张悦本想再挽留,但看到石鹏已经朝门外走去,便开口对贾政经道:“你送一下人家。”

石鹏摆了摆手表示不用,走出了医院,他直接回了宿舍。

等到周一,他顺利入职,成为了综合二科的一员。

可惜同一组的都是些混日子的老油条,没什么共同语言,关系颇为一般。

倒是在综合一科,他认识了段子润和李丽珍两人,聊得还不错。

接下来的一周,也没什么事情,只是卞世龙出差了,石鹏一直都没碰上面。

不过他倒是经常往医院跑,张悦生病的事县委知道的人不多,病房里比较冷清。

他借这个机会,时常跑去和张悦聊天,关系也亲近了许多。

转天到了周末,石鹏本想着回春阳,想和俞凤琴好好亲热亲热。

可惜这周他值班,只能在伏虎县待着。

周日下午,石鹏将手上的文件整理了一下,出门上了个厕所。

正准备回办公室再坐着,路过综合一科的房门时,忽然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:“我知道了宝贝,你放心,我最爱你了嘛……”

声音忽高忽低,石鹏听不真切。

他缓缓躬下腰,眼睛盯着楼梯,祈祷着别有人上来,耳朵贴向门口。

“宝贝,快,我等不及了……”

说话的人,是……是伏虎县县长!

黄风帆?!

第二章

“着什么急?我跟你说,我的职位也该动动了,我都当了多少年科员了,你要是当了县委书记,我也得干个办公室副主任吧?”

“哎呀,我会亏待你吗?”

屋内的对话说着说着,响起了好似桌椅挪动的咯吱声。

石鹏知道该走了,他悄然往后退去,返身回到了综合二科,将自己隐藏在最后面的办公桌里。

那女人的声音他也很熟悉,正是综合一科的同事,李丽珍!

想不到,两人竟然还有这种关系。

紧跟着,石鹏又想起李丽珍说想要升职的话。

据说现在的县委书记孙伟要调任到市区,到时候一把手的位置便空下来,县长黄风帆坐上去的机会非常大……

想着这些,石鹏全然忘记了时间的流逝,直到肚子开始抗议,才回过神来。

他压下心中的想法,出门找了个饭店。

点好饭菜,石鹏目光朝大厅里看了一圈,眉头不由一皱。

就见他邻桌坐着三个男子,两个留着长头发,一个留着寸头,拿着烟吞云吐雾,眼神还时不时往女服务员身上瞥一眼。

“你们的菜都上齐了。”女服员放下一碟菜,转身欲走。

寸头见这个女服员颇有姿色,当即就起了色念,他伸手便在人家腰上捏了一把,笑嘻嘻道:“妹子,一会儿跟哥去酒吧玩玩?”

“谁跟你玩去,滚吧,臭流氓!”

寸头脸色一沉,抬手就扯住女服务员的头发,往自己腿上拉去。

众目睽睽下,这寸头也太狂了!

石鹏见状直接站了起来,抬脚便对着寸头肚子踹下,然后就听响起“砰”的一下!

寸头身下的椅子一斜,他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,只感觉腹部一阵钻心的疼,冷汗都冒了出来,朝着两个长发男子吼道:“还看什么看,给老子弄死他!”

两人见此忙提起酒瓶,往石鹏脑袋上甩去。

可这时,石鹏余光中出现一个大汉,他直接掀翻了桌子,朝着两人后背砸去!

下一刻,两个长发男子忽听背后传来风声,还没来得及转头,就顿觉背上传来一股巨力。

他们脚下一软,径直跪在了地上!

紧跟着,忽然从外面进来几个警察,背后还跟着一个女人,石鹏定睛一看,正是张悦。

“就是他们,调戏女服务员,直接带走吧。”

张悦指着地上的三人,对着警察说道。

她刚刚也准备来这里吃饭,正好撞见了石鹏为女服务员出头的一幕。

看到双方直接动了手,张悦明白事情要闹大,赶忙去警察局将事情大概叙述了一遍,带人过来救场。

“把这三个流氓抓起来,带走!”

警察大手一挥,然后转头对张悦道:“张主任,那我们就收队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张悦点了点头,看着他们离开,她走到近前,对石鹏道:“刚刚看你动手很利索嘛,没受伤吧?”

“没有。”

石鹏摇了摇头,道:“麻烦你了。”

张悦摆了摆手,没放在心上,她忽然压低声音道:“晚上七点来我宿舍一趟。”

说完,她就转身走了。

去她宿舍干什么?!

石鹏百思不得其解,看着她窈窕的身影远去,转身和仗义出手的大汉聊了一会。

得知对方原来叫谷勇,是个退伍的军人,现在无业待在家中,平常打打零工。

他对谷勇颇为欣赏,两人互留了联系方式,约好有时间多联系。

等石鹏回到办公室时,已经快七点了。

他收拾了一下, 便转身直接去了三楼。

站在张悦的宿舍门前,他敲了敲门,走了进去。

入目就见张悦穿着一件睡裙,加上是修身的款式,不仅看起来很养眼,更凸显了她曼妙的身材,惹得石鹏心里痒痒的。

“坐吧。”张悦让石鹏坐下,接着便往卧室里去了。

石鹏等待了一会,就见张悦从卧室里拿出一个信封,递给他道:“里面有三百块钱,是之前你给我垫的住院费和医药费钱,你收起来吧。”

石鹏还以为张悦叫他过来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呢,敢情是要还他钱。

这钱不能收,毕竟只要能和领导搞好关系,别说三百,三千也值!

他灵机一动,开口道:“我这个人平时大手大脚惯了,攒不住钱。要不我就先把这三百块钱先暂存在您这儿吧,如果我有需要,我再跟您要,您看怎么样?”

张悦想了想,点头同意了下来。

她转身将信封放在桌上,踮脚往柜子上拿纸杯,准备给石鹏倒水。

可不想,张悦脚下一个不稳,腰部磕到了桌子角上。

只听她急促的‘啊’了一声!

接着便直接弯下了腰,整个人几乎呈九十度角,一只手捂着腰,一只手拄着桌边。

“小心!”

实在是发生的太快了,石鹏这时才刚刚喊出声。

他连忙跑去过,看着张悦痛苦的样子,不由道:“能给我看看吗?我以前学过按摩推拿,说不定能帮您缓解缓解。”

“这……太麻烦你了吧?”

张悦勉强的笑了笑。

“这有什么,我技术还不错,您放心吧。”

“行。”

说着,她扶着椅子,慢慢坐下。

从石鹏的角度看去,张悦的睡裙紧贴在身上,勾勒出了完美的曲线,视线往上,就见腰部,还有着一个拉链。

原本他还想着要不要让张悦换衣服,这么一看,只需要将腰部的拉链拉开就可以了。

张悦脸庞有些红,她自己轻轻将拉链往下拽了拽,露出了巴掌大的空隙。

石鹏的手不由伸了过去,他不禁有些心神荡漾……